汪信砚教授应邀莅临我校第115期“文澜大讲堂”讲学

发布者:研思政办发布时间:2016-12-12浏览次数:12

(通讯员 李侦 王宝卓 龚聪莉)2016128日下午,由我校研究生院、党委研究生工作部、校研究生会主办,马克思主义学院承办的第115期“文澜大讲堂之名家讲坛”活动在文沛楼409会议室成功举行。本次活动邀请到了教育部“长江学者”、武汉大学哲学学院博士生导师汪信砚教授担任主讲嘉宾。讲座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辩义”为主题,由龚先庆院长主持。学院部分老师及学院2016级研究生参加了此次讲座。

  

  

 讲座伊始,龚先庆院长代表马克思主义学院全体师生对汪信砚教授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并隆重介绍了汪信砚教授近些年来的学术动态和相关代表性学术成果,他希望在座师生把握这次难得的机会,悉心聆听并积极围绕讲座主题与汪教授互动交流。

  

  

  

汪教授围绕讲座主题首先进行了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辩义。他指出,一般来说,“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可以包含“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但是二者的提法又有很大的不同。因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这一提法隐含着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客观性、必要性和可能性的否定。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内涵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双向互动,是彻头彻尾、彻内彻外的中国化,而不是单纯的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接着,汪教授又对“马克思主义时代化”和“马克思主义现代化”这一组命题进行了辩义。他指出,“马克思主义时代化”是指把马克思主义与不同时代的特征相结合来推进马克思主义的发展,体现了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而 “马克思主义现代化”则在一定程度上隐含着对马克思主义科学性和真理性的否定,认为马克思主义过时了,需要现代转型。汪教授对这种说法进行了纠正。他认为,马克思主义的某些具体命题、具体论断和具体策略可能是过时的,但是绝对不能说马克思主义尤其是其普遍原理是过时的。最后,汪教授对“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和“马克思主义通俗化”、“马克思主义化大众”这三个命题进行了辩义。 他认为,马克思主义通俗化本身是其大众化的必要条件,但是“马克思主义通俗化”并不能代替“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大众化的实质是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具体化。他还通过分析“化大众”与“大众化”的对象与主体指出二者之间的异质性,批评了用“化大众”来诠释“大众化”的观点。“化大众”的对象与主体均是大众,而“大众化”的对象则指向马克思主义理论本身,其主体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建设者和工作者。“大众化”的目的是提升我国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使其能够更好地指导我国社会主义实践。

  

  

  

在随后的交流讨论环节中,老师和同学们就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辩义的相关内容进行了深入交流。在场师生提出了既然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辩义的解析中有一定的包含关系,那么如何确定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的具体范畴;马克思主义的最高理想是共产主义,而共产主义的一个特征是人自由而全面的发展,那么必然包括思想的自由发展,那么思想的自由发展是否与“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相矛盾;“马克思主义的大众化”的目的是否是“马克思主义化大众”等众多问题。汪教授分别对提出的问题进行了详细的解答。这些学术上的深入交流使得现场气氛十分热烈。

  

 

  

最后,龚院长对汪信砚教授来到马克思主义学院,为师生贡献一场零距离接触、多视角畅谈的学术盛宴再次表示感谢,对汪信砚教授的讲座作了系统的总结。也对同学们提出了深切的厚望,希望同学们在以后的学习中立足原著研读,重视前沿问题。这场讲座让同学们受益匪浅,既开阔了学术视野,也训练了专业思维。